21Gem
中国2010上海世博会 特许钻石生产商
  RSS
21世纪珠宝 > 资讯中心 > 文章正文
   
明珠蒙“尘”:中国淡水珍珠业的生死时刻(上)
[ 收藏 ]
2017年09月08日
核心提示:山下湖镇珍珠产业唯一的上市公司千足珍珠(2016年1月更名为创新医疗),在湖北洪湖、赤壁、监利三个县市,共一万三千余亩养殖水域遭到当地政府的“强力禁养”……

珍珠产量断崖式下跌的背后,是政策的严峻态势——近年来,中国淡水珍珠主产地陆续出台限制或禁止珍珠养殖的政策!

作为淡水珍珠行业中心的山下湖镇,出产的淡水珍珠已从巅峰时期的2500吨,下降到了目前不足1000吨左右。业内资深人士预计,若严峻情势继续,产业政策不及时做出调整,或危及中国淡水珍珠的产业根基。

“珍珠之都”限养珍珠

今年44岁的詹国庆,从事珍珠养殖和销售二十多年,生意起起落落,在山下湖镇是小有名气的人物。如今,他的事业再次陷入焦灼:今年上半年开始,山下湖镇政府开始执行一项严厉的政策:大量取缔辖区内的淡水珍珠养殖。

淡水珍珠由日常生活中常见的河蚌经过特殊手术后出产,珍珠蚌养殖过程中因投肥过量、超密度养殖等问题,容易导致对水体的污染。

据山下湖镇政府一名工作人员和浙江珍珠产业协会相关负责人朱宝光透露,浙江的具体政策为:自然河道退养,但允许围塘养殖珍珠,但水质需要达到四类。

更宏观的政策背景是,诸暨市甚至整个浙江省正在全区域范围内开展“剿灭五类水”的行动。2017年2月6日,浙江省层面召开了全面剿灭五类水工作会议,“省委主要负责”人立下军令状:年内,浙江将彻底剿灭劣五类水。2月21日,诸暨市出台了被媒体称为“史上最强”的淡水珍珠“禁养令”。

“必须达到四类水,争取达到三类水,五类水绝对不行。”上述山下湖镇政府工作人员介绍。

环保执法风暴刮过,山下湖全镇大约四成、约三千余亩珍珠养殖场已被取缔,其余五六千亩,采取的措施是整治,争取提高水质。“督察人员每月会对仍然在养殖珍珠的水域进行两次检查,如果连续两个月水质没有达标,则仍然取缔”,上述镇政府工作人员说。

詹国庆的应对措施是,为他那200亩珍珠另行寻找新的水域。在诸暨枫桥镇钟山村,他幸运地找到了一片水域。然而,这也不是最终安全之地。今年4月29日,他又收到钟山村村委会发出的一份通知,责令他在5月4日之前将珍珠蚌清除。

搬迁珍珠蚌的成本和风险都不小,詹国庆无路可退。他选择了博弈,因水质符合标准,且詹国庆进入枫桥镇养殖时,并未受到制止。“他们默认了。”詹国庆说,他的珍珠蚌可以养到今年10月,在这之后,则再不能养。

根据上述山下湖镇政府工作人员的说法,取缔珍珠蚌并非毫无成本,政府给予的补偿价格是每亩两千元,4月20之前处理,则每亩再多加一千。珍珠蚌养殖,一亩平均产量是一千只,浙江省珍珠行业协会评估的价格,每只珍珠蚌价值约为25元,对比起来,每亩千元的补偿费更多是“人道”性质,或主要用于珍珠蚌的迁移安置。

“很多人处理的方式就是直接将蚌提前剖掉了。”詹国庆说,珍珠蚌的最佳收获季节是九到十月,提前剖蚌,对于珍珠的产量和色泽都将产生很大影响,等于低价处理。

不过,对于山下湖的珠商而言,比起浙江的珍珠产业环保整治,千里之外的湖北刮起的“环保风暴”,更有可能让他们血本无归。

湖北“逐客”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山下湖镇的珍珠养殖出现过一次大危机:由于高密度养殖,蚌病爆发,珠农和商人损失严重。为走出困境,珠商何建利成为山下湖第一批“走出去”的人,他先在江西南昌洞庭湖投资养殖,之后,在湖南安乡和南昌珠江农场分别投资了1500亩和3000亩水面。

就在何建利走出浙江的同时,山下湖镇政府也提出了“立足山下湖,走向全中国”的产业扩张思路,支持本地资本走出去,进行“连片规模化”养殖。

根据浙江省珍珠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朱宝光介绍,目前,山下湖珍珠产业的主要养殖区域并不在本地,而是在湖北、湖南、安徽、江西等地。其中。湖北养殖面积占据的份额是“百分之五十”,湖南的份额则是“三成”。

相较之下,山下湖,甚至诸暨、浙江境内的珍珠养殖受限,并不足以对产业构成根本冲击,更严峻的形势,则风起湖北。

2016年11月10日,湖北省农业厅发布的《省农业厅关于禁止投肥(粪)养殖和取缔珍珠养殖的通知》。《通知》明确:“各地要一律无条件取缔珍珠养殖,务必于2017年4月30日前,全面完成珍珠养殖取缔工作”!

于是,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浙商在湖北投资的珍珠养殖,突然“大量被处理、搬迁或遭遇强拆,只有几家在坚持”。

“阮仕珍珠”已经损失了在湖北的2000余亩养殖水域;“天使之泪”在这一波珍珠取缔禁养危机中,遭受了约两成的产量减少。

另一名来自浙江的养殖户张明利,随着今年2月有关方面的一纸禁令,其与20余人合伙投资的珍珠养殖场面临关闭。而当时珍珠远未达到采收期,提前处理,将遭受重大损失——如果正常养殖到2018年底,其预估价值为1.1亿元。这位养了几十年珍珠的珠商说,“这是自己一辈子的心血”。

山下湖镇珍珠产业唯一的上市公司千足珍珠(2016年1月更名为创新医疗),在湖北洪湖、赤壁、监利三个县市,共一万三千余亩养殖水域遭到当地政府的“强力禁养”。其中,洪湖7000余亩,赤壁4000余亩,监利2000余亩。千足珍珠办公室主任寿田光向《经济观察报》介绍,三地养殖水域经历的境况略有差别:“或是被强行打捞上岸,导致大量死亡,或被割断绳索,养殖网箱沉入水底污泥”。

浙江省珍珠行业协会朱宝光介绍,“本次禁养事件造成的损失,估算在数亿元。”

显然,湖北彻底禁养的政策,远比山下湖镇“允许围塘养殖、水质达标即可”的政策要严厉很多。并且,与山下湖本地不同,据多名养殖企业负责人称,湖北取缔珍珠蚌养殖没有任何赔偿,且要自我承担迁移费用。

环保督察组与56名被处分的官员

早在数年以前,长期观察和研究山下湖珍珠产业的绍兴文理学院学者杜坤林即提出,山下湖珍珠产业在湖北、江西等地的养殖,很可能会重复中国工业化进程的老路,造成环境污染,从而招致政策干预。

不料一语成谶。此次,有关部门果然向淡水珍珠养殖祭起环保大旗——除了人工养殖投放家禽有机肥污染水体;湖北省水产局渔政处处长李明辉还曾表示,“随意扔弃蚌壳蚌肉,也会严重污染水质”。

21世纪珠宝官微
21世纪珠宝
21世纪珠宝 发表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名:;密码:
  注册  
相关链接:
21Gem
  RSS
公安备案号:3101060202
About 21Gem - 服务项目 - 联系方法 - 合作展会 - 网站数据 - 相关法律 - 领先优势 - 网络营销
上海世琨珠宝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2010上海世博会 特许钻石生产商
Since 1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