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Gem
中国2010上海世博会 特许钻石生产商
  RSS
21世纪珠宝 > 资讯中心 > 文章正文
   
明珠蒙“尘”:中国淡水珍珠业的生死时刻(下)
[ 收藏 ]
2017年09月08日
核心提示:湖北荆州市公安县渔政船检港监管理局副局长杨正刚则表示,取缔珍珠养殖“跟合同没有关系,按照《湖泊保护条例》本身就不能养……都是依法依规办事”……

工业化养殖珍珠蚌

对于湖北方面关于蚌壳、蚌肉污染水质的指控,浙江省珍珠行业协会的朱宝光称,在全国都不存在这样的问题,蚌壳与蚌肉都会被回收处理。从2005年开始,山下湖就已提出“珍珠产业循环经济发展规划”,形成“生态产业链”。

拥有一家蚌壳加工厂的张明利则介绍,他在湖北养殖的珍珠蚌,会运到湖南专门的剖蚌场取珠,壳肉则卖给湖南湖北当地加工企业,做成食品、饲料等,蚌壳的加工企业则集中在江西。

那么,淡水珍珠养殖是否造成水质污染呢?

8月21日,《经济观察报》记者在湖北省荆州市公安县甘家厂乡湖滨垱渔场走访,此处水域宽两千余亩,为鱼蚌混养,大部分水域漂浮着绿色的塑料瓶,水面以下40厘米则是吊养的珍珠。记者看到,水质并未明显变色,掬水近闻,亦无明显异味。周边村民对此则感受不一,有说湖水“有味道”,影响生活;也有村民表示,湖水非饮用水,不影响生活,“湖中出产的鱼也照吃不误”。

负责取缔淡水珍珠养殖的公安县渔政船检港监管理局副局长杨正刚介绍,珍珠养殖,以前会投鸡粪和鸭粪,是很差的水质;去年整治之后,现在已没有投鸡粪鸭粪,但还在投肥,而按照《湖北省湖泊保护条例》的要求,投粪和投肥都不允许。

对于《经济观察报》记者“珍珠养殖究竟是否影响对水质”的追问,杨正刚承认,并没有对水质进行检测,并强调“是否取缔珍珠养殖与水质没有关系,跟浙江珠商与湖北当地政府或集体签订的合同也没有关系,按照《湖北省湖泊管理条例》,本来就不能养的”。

湖北另一处珍珠养殖地所在的赤壁市沧湖开发区副书记宋成颖则在电话里告诉《经济观察报》,珍珠养殖是否污染水质,这些专业问题“说不上来”,其只是“按照法规执行政策、取缔珍珠养殖”。

作为此次湖北对淡水珍珠养殖强力执法依据的《湖北省湖泊管理条例》,实际上早在2012年湖北省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即正式通过。其第40条规定:“禁止在湖泊水域养殖珍珠,或投肥养殖。”

但事实上,在《湖北省湖泊保护条例》这一地方法规出台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并未对淡水珍珠养殖造成太大影响。就在该条例出台的次年——2013年,张明利等7名浙江投资人还被湖北省荆州市公安县甘家乡政府招商引资,与当地的贺新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联合,投资数千万元,在湖滨垱渔场养殖珍珠。

直到2016年下半年,形势突变。2016年11月10日,湖北省农业厅援引《湖北省湖泊保护条例》,发布《省农业厅关于禁止投肥(粪)养殖和取缔珍珠养殖的通知》,明确:“各地要一律无条件取缔珍珠养殖,务必于2017年4月30日前,全面完成珍珠养殖取缔工作”!

湖北省农业厅出台珍珠“禁养令”半月之后的2016年11月26日,中央第三环境保护督察组对湖北省开展环境保护督察。后来,中央环保督查组向湖北省反馈的督察意见中,有两处明确提到珍珠养殖的问题。

在此背景下,没能根据湖北省农业厅“禁养令”要求完成珍珠取缔任务的地方政府部门,则面临“问责”压力。《经济观察报》记者了解到,在湖北荆州市公安县,由于长期未能完成任务,该县水产局相关负责人已被撤职。

整个2016年,湖北省级纪检监察部门对环保工作推动不力的56名责任人员(含一名厅级)进行问责!

浙商法律维权

面对湖北发出的珍珠养殖“逐客令”,养殖企业有两条路可走:一是提前剖蚌取珠,但珍珠蚌的养殖周期较长,一般为三年,长则超过五年,提前剖蚌,珍珠未及成熟,经济损失巨大。

另一种应对方法则是将珍珠蚌搬迁转移——这也正是湖北方面最初的计划。湖北省荆州市公安县渔政船检港监管理局副局长杨正刚介绍,他们最初的设想是,给一定时间,让珠商迁移珍珠蚌——湖南等地没有出台禁止珍珠养殖的这种通知;“如果(迁移)不行,就采取强制措施”。

然而,即使不计转移成本,转移珍珠蚌也不容易。“适合养殖淡水珍珠的主要就是长江中下游地区。” 千足珍珠公司办公室主任寿田光说,目前千足公司正在四处寻找新的养殖水域,不仅不能如湖北所设想的那样将珍珠蚌迁移湖南,千足珍珠原本在湖南常德的养殖基地也收到通知,其1100余亩养殖水域,被要求在2019年12月31日之前撤出,并且“只能出不能再进。”

目前,千足珍珠只在江西找到一处800余亩的水域,“完全不能适应公司养殖规模”。

另一条转移路径则是去国外。目前包括千足珍珠在内的多家公司,已组织人员前往东南亚、欧洲等地考察——但这并非所有的珠商都能承受,也不是山下湖和行业协会方面所乐见。

在湖北强制执行“禁养令”、产业出路晦暗不明之下,山下湖珍珠企业纷纷寄望寻求法律庇护。

为保住与人合伙投资养殖的珍珠蚌,从去年开始张明利就长期待在湖北,全力以赴试图通过法律途径争取延长珍珠蚌养殖时间至收获期。

张明利等投资人选择法律“维权”,有其情由。据其介绍,2013年前来湖北投资是走的地方招商引资的渠道,与湖滨垱渔场承包方签订的合同,且在政策法规不明朗之前,“得到了地方政府的再三保证”。在陆续投资数千万的过程中亦未收到任何预警,如今禁养“逐客令”一到,眼看巨额投资化为泡影。

同样采取法律措施维权的还有千足珍珠。因不服赤壁市政府对公司所属珍珠养殖区域进行的行政强制行为,千足珍珠于2016年10月向湖北省咸宁市中院提起诉讼,要求赔偿280万元经济损失。而被告方赤壁市政府则称,原告的养殖行为本身已经违反了当地的法律法规,所以,“原告指控的被告存在非法行政强制没有事实依据”。最终,法院驳回了原告诉求。

据千足珍珠办公室主任寿田光介绍,公司的养殖项目是在2007年前后相继落地湖北,与当地村集体签订水域承包合同,或十年,或十五年。仅在洪湖地区,即已累计投入1.6亿元。

与千足珍珠的情形相似,多家在湖北租水面进行珍珠养殖的公司负责人称,由于珍珠养殖周期长,他们与当地相关法人签订的合同,都是在当地严厉的法规出台之前。

对于养殖合同未到期即被强制取缔及养殖企业未得到任何赔偿的问题,湖北赤壁市沧湖开发区副书记宋成颖告诉《经济观察报》,“现在还没有开始谈合同这个事,现在没办法回答,不好说。”而对此举是否会影响当地投资环境,宋成颖表示,“都是依法依规来开展工作,该搞的才搞,不该搞的绝对不搞,该负责任的我们负责任”。

湖北荆州市公安县渔政船检港监管理局副局长杨正刚则表示,取缔珍珠养殖“跟合同没有关系,按照《湖泊保护条例》本身就不能养……都是依法依规办事”。

据京衡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邓学平律师介绍,如果企业合同在法规出台之前签署且现在还未过期,那么政府强制推行法规,必须要给企业适当的补偿。“政府的取缔包括两个层面:一是政府单方面解除水域承包合同,属于单方面的违约行为,应当根据当初的合同约定及《合同法》规定补偿养殖企业相关损失,如果政府拒绝补偿的,可以根据《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的规定提起行政诉讼;二是政府责令养殖企业停产停业,由于立法在后,经营在前,故该行为属于行政强制行为,根据《行政强制法》的规定也要给予补偿,否则养殖企业也可以提起行政诉讼。”邓学平分析道,另外一种情况,立法之后,政府还允许养殖企业进入,那么,该行政许可行为本身是违法无效的,政府有权纠正错误的行为,责令企业停产停业。“这种情况下,政府可以不给予补偿。”

通过农业部与湖北沟通无果

取缔珍珠养殖,现在只是湖北一省有明确法规,其他省份是零散地出台禁养政策。但中国珠宝行业协会秘书长史洪岳更担心的是,湖北省的立法或有示范效应,若政策进一步收紧、中国淡水珍珠养殖规模继续萎缩,殃及的将是整个中国的淡水珍珠养殖产业,对珍珠产业冲击未可预料。

并且,在浙江珍珠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朱宝光看来,一旦国内珍珠养殖基地迫于禁养政策向国外迁移,将对山下湖的珍珠产业产生致命的威胁——随着养殖基地的迁移,加工制作等后端产业链也将随之转移,届时,“中国珍珠之都”将名存实亡。

毕竟,在近代以来的珍珠产业史上,产业重心的两次转移——一次是从日本转移到香港,另一次是从香港专业到浙江山下湖——决定因素即是珍珠养殖中心的迁移[上海海洋大学白志毅介绍,淡水珍珠养殖重心转移到中国大陆,主要原因是,中国掌握了淡水珍珠养殖技术,且淡水资源丰富、劳动力成本低,而日本、香港都无法大规模养殖——补充说明,刊发时可删除)]。

那么,最关键的珍珠蚌养殖和环保的冲突,究竟是否有解呢?

上海海洋大学副教授、国家贝类产业技术体系岗位科学家白志毅告诉《经济观察报》,珍珠蚌本身在净化水质、吸附重金属方面有积极作用,只是高密度养殖、过量投肥会导致水质污染。白志毅认为,珍珠养殖的污染实际上来自不科学的观念和方法,一些养殖户认为,水质越肥越有利于珍珠生长,但实际上,过分营养化的水质对珍珠生长同样不利,甚至可能导致死亡珍珠蚌。

针对目前珍珠蚌超密度养殖、过量投肥的养殖方式问题,业内提出的解决方案是,降低养殖密度,发展生态养殖,比如蚌鱼混养等。

浙江省珠宝行业协会和中国珠宝行业协会也向《经济观察报》确认,珠宝行业协会已经起草完毕一份规范珍珠蚌养殖标准的文件,以试图提高珍珠养殖标准、与环保要求相衔接。一旦该文件通过,将形成新的行业标准,并对行业企业有约束力。

养殖标准的提高,必然提高养殖成本。对此,千足珍珠办公室主任寿田光表示,企业可承担成本——比如需要什么样的饲料,都可以委托企业去研发;这个过程,肯定不是所有的养殖户和企业都能活得下来,但整个产业需要出路。

因此,在朱宝光看来,与浙江局部禁养、局部整治不同,湖北“一刀切地彻底取缔珍珠养殖,是治理偏差”。

对珍珠蚌养殖“一刀切”取缔的做法,养殖者们也普遍难以理解和接受。“为了水质、生态,而一刀切取缔珍珠养殖,就类似于城市管理为了市容市貌完全取缔小摊小贩,是一种因噎废食的不科学做法”。有养殖户说。

基于此,在湖北执行“禁养令”后,浙江珍珠产业协会通过农业部、中国珠宝协会,与湖北地方政府进行沟通。行业协会方面的理由是,国家层面没有法律规定珍珠养殖为非法;就科学层面而言,珍珠蚌本身其实有利于生态环境——他们希望通过改善管理和养殖方法为珍珠养殖争取更多的空间。

农业副部长于康震也在今年6月14日对淡水珍珠养殖产业面临的问题表态称,“不该禁养的不能禁养”,“该禁养的”也要给予合理补偿,应注重疏导,给予一定的过渡期;一禁了之、一拆了之,是“没有很好地统筹发展生产与保护环境的关系”。

但目前,浙江珍珠产业协会通过农业部、中国珠宝协会与湖北地方政府沟通的行动,没有达到效果。

而8月底是湖北公安设定的珍珠养殖存在的最后的期限。

21世纪珠宝官微
21世纪珠宝
21世纪珠宝 发表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名:;密码:
  注册  
相关链接:
21Gem
  RSS
公安备案号:3101060202
About 21Gem - 服务项目 - 联系方法 - 合作展会 - 网站数据 - 相关法律 - 领先优势 - 网络营销
上海世琨珠宝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2010上海世博会 特许钻石生产商
Since 1999